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6|回复: 0

博索:文化复兴,从人的觉醒开始

[复制链接]

2054

主题

557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683
 楼主| 发表于 2022-5-3 19:4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博索:文化复兴,从人的觉醒开始







  上帝的羊群,巴甫洛夫的狗。


  在西方文明史上,巴甫洛夫是一个划时代的人物。

  他开启了一种新的研究方法,通过量化的、机械的刺激达成有效的训练,这种训练被科学地表述为“条件反射”。

  在他开启的道路上,弗洛伊德、华生、冯特与桑代克走得更远,但一个错误的起点,一个错误的方向,并不能通向正确的结果。

  从动物训练出发,针刺试验、错误尝试、练习律与一万小时定律,能让一个人脱胎换骨么?显然不能,因为人不是动物,熟能生巧也不仅仅是肢体的配合,更有心智的投入。

  以动物实践为基础,从人的动物性的角度出发来研究人,是对人的降维。

  把这种研究理论与成果宗教化,用于教育与实践,是以“人类社会行为学”、“心理学”为铃声,对人类进行的“条件反射”式的格式化与驯化。

  把狗关在笼子里用铃声训练的时候,狗已经失去了它的自然环境与天性。因为自然状态下的狗既没有笼子,也没有铃声。

  如果一定把狗在铃声训练下的条件反射称之为“科学”的话, 那么它只能是“人伪之天”,这种“科学”是刻意为之的。

  从屠岸贾训灵缇刺杀赵盾和曹操望梅止渴的典故中可以看出,古人不但通晓条件反射的道理,而且总能恰到好处地用于社会实践中。

  巴甫洛夫、弗洛伊德等人和他们的理论之所以被包装成科学家与科学,本质上是西方文明全球霸权的需要。

  从这一刻起,上帝死了,宗教失去了意义。巴甫洛夫成为新的上帝,科学成为宗教的另一个名字。

  在今天看来,巴甫洛夫、弗洛伊德等人的理论粗糙无比,但这个世界运行的主流认识系统仍是在他们的版本上迭代发展出来的,早期的铃声与狗,变成了今天的广告、文学艺术、教育、视频、商品与城市居民。

  我们生活在一个巨大的,以语言、互联网与国界为围栏的文化养殖场。

  人人都知道,肯德基麦当劳提供的食品是养殖工厂用饲料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但又有几个人意识到,我们自己也是工业化生产线上的肉鸡,只不过生产线变成了水泥森林里的住所、城市交通线、工厂与写字楼里的卡座,市场中琳琅满目的商品、无孔不入的广告、流行音乐、文学艺术、影视作品则成了现代城市人群的饲料。

  一些精通现代知识体系的城市青年们自以为饱读诗书、学有专长,时常以时尚大师、艺术达人、人文导师的角色为他人指点迷津,孰不知他自己一直生活在被设定、被塑造、被驯化的“楚门的世界”。

  而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世界的真相,生活的真相。

  在没有真正触碰到虚拟世界的边界之前,他的幻觉是真实的。

  在物质贫乏的时代,人类吸食虚构的彼岸愿望为灵魂注射娱悦。

  在物质不那么贫乏的时代,物欲加持的奶头乐宗教可以在不脱离现实世界的前提下获得加倍的快乐。

  很多人以为新闻、文学与影视作品中展现出来的就是文化与人性。其实不然,这些同样可以被学术宗教、技术宗教与商业宗教注入与改造成“人伪之天”,都可以变成以人为天、以人灭天的现实操作。

  当我们在欣赏好莱坞大片时,有没有发现,那些西方的个人英雄主义人设的背后,都遵循类似的套路,肯德基式的工业化、产业化下的标准化,只不过好莱坞推销的不是可乐与炸鸡块,而是自由民主宗教、灯塔信仰。

  在资本操纵的世界之中,以个性化的名义匹配与推送的信息,无一不是预先选择与处理后的数据,一个人能从屏幕接收到的信息,有多少是未经处理的原始数据呢?

  造成生存现状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技术失控、信息洪水的泛滥,比如现有世界体系是西方殖民体系的延续与发展,在现有体系下,后殖民时代西方主导的伪史体系、学术宗教化、技术宗教化仍在历史的惯性下向现实投下浓重的暗影。

  如果说追星与消费主义是娱乐版的奶头乐,那么迷恋西方僵化的技术体系、学术体系则是宗教皈依式的技术奶头乐、学术奶头乐。

  舶自西方的文化毒品对国人荼毒至深,在这一过程中,离不开徐光启、胡适、吴国盛、傅雷、木心等一众文化传教士数百年如一日的传教布道。

  很多人把积极接受知识与主动学习当成成长与进步,但这中间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这个社会,真正传道授业的人越来越少,而传播知识与信息的平台,大多掌握在资本手中,资本需要把人驯化成欲望与消费的奴隶,而非培养真正的人。

  在这种人为操纵的社会环境中,人们离真正的人性自由与解放越来越远,在资本秩序之下,蒙蔽、驯化与皈依似乎成了生命的必然。

  如何从旧秩序的驯化与催眠的蒙蔽中自我解放呢?

  这需要从理解文明的本质开始。

  人类社会从来都不存在布朗式的民主,也没有绝对的自由。西方所谓的自由是用宗教催眠的方式对自我意识的阉割与虚无,人人眼中只有上帝,只有机械的宗教信仰与仪式,通过仪式与信仰来强调自我的存在。

  在巴甫洛夫这里,完成试验后,狗也许获得了自由,但是铃铛响起,重获自由的狗同样会垂涎三尺。食物与铃声,就是狗的圣经与锁链。

  在现代社会,宗教与宗教化的技术、学术与商业,就是被驯化后的人的饲料、锁链与牢笼。圣经、诺奖与广告,则是后殖民时代训练目标人类的铃声。

  西方文明的问题出在哪里呢?

  人兽不分,是西方文明的第一重谬误。

  在现实与人群之外寻找众生的主宰,用宗教控制人群,是西方文明的第二重谬误。

  以术掩道,驰心于物,重物轻人,是西方文明的第三重谬误。

  以利害义,无限逐利,毁损社会生态,是西方文明的第四重谬误。

  真正的文明首先是人的文明。

  辨人禽界,立天地心。

  巴甫洛夫、弗洛伊德用动物研究的方式来定义人,实则是用驯化动物的方式驯化人,与真正的文明南辕北辙。

  西方心理学的真正起点是荣格,而荣格真正理解人的精神与心灵,则始于传教士卫礼贤和他翻译的两本道教著作《太乙金华宗旨》、《慧命经》,荣格把这两部书的译作整理成了《金花的秘密》。

  同样被誉为西方心理学大师的马斯洛,他的著名理论“需求的五个层次”水平又到底如何呢?

  事实上,马斯洛同样只是在华夏传统文化认识领域的门口徘徊,中国道家讲“斩三尸”,口腹之欲、淫欲、荣华之欲。而个人修为之后儒家的治国平天下,还是道家同于天地的大道,这些浮浅的西方学鸠,都未能真正窥得堂奥。

  哪怕千年之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们的眼界依然有限。

  参考阅读:《巨人的肩膀——吕岩篇》

  普罗米修斯从东方偷来的火种、文化与技术曾是反抗黑暗教会的力量,在获取成功之后,却用于黑暗宗教的手段,把源于东方的文化与技术装扮一新,变成统治世界的人文宗教与科学宗教。

  诗人瓦雷里在《海滨墓园》中赞颂虚无缥缈的古希腊哲学家:

  “芝诺! 残忍的芝诺! 伊里亚芝诺!你用一枚箭穿透了我的心窝,尽管它抖动了,飞了,但又并不飞! 弦响使我生,箭到就使我丧命!”

  直到今天,我才真正明白,所谓的诗意,很多时候不是因为获得洞晓天地的智慧,而是因为无知与狭隘。

  不管是芝诺的飞矢不动悖论,还是阿基米德兔子追不上乌龟的悖论,其实都是对名家惠施“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观点在不同场景下的另类解读。

  虚构的柏拉图与子虚乌有的阿基米德,都是翻译、学习华夏诸子典籍的近代西方学派的名字,而这些西方学派的各式花样哲学理论,都是这些西方强盗为建立殖民霸权,在盗用华夏传统文化的基础上仿造出来的概念繁花。

  对于真正的文明而言,这种杂糅了抄袭与宗教造神式“以心起灭天地”的杜撰却是有害无益的,因为在没有真正理解文明的逻辑与应用方式的情况下,它在创造世界的同时也毁灭了世界。

  正如庄子所说的那样:道隐于小成,言隐于荣华。

  只关注技术与文化带来的利益,而无视文明自身的逻辑,这样的赝品文明是注定无法长久的,因为它违背了天地自然法则与社会运行法则。

  那么什么是文明呢?

  文明,是一种服务大多数人的,可持续发展的公共秩序。

  文明,一定是人的文明,服务于人的生存、繁衍与发展。

  燧人氏、有巢氏、嫘祖、观天授时,发明文字,兴修水利、制造工具,技术是为了服务于现实生活中的人。

  技术是文明的表现,技术的用途,比技术本身更有参考价值。

  可持续发展,文明是一个生生不息的社会生命体,它有自己的生命节律,发展出分工协作的社会生态。可持续发展表现为人与资源、人与环境、人与人建立起健康和谐的生态关系。

  可持续发展还表现为生产方式和社会性的保障体系,在生产方式上,五谷、五蔬、五畜的多元均衡配置,国家的常平仓、社会资源的义仓、家庭的储蓄习惯,三重保障。其它族群缺少这种保障体系,一场雪灾可以造成一个游牧部落的消失,一场土豆病虫害,让爱尔兰人口减少四分之一。

  真正的文明,应该具备存续发展的基础与机制,屠戮异族的族群、把自己弄灭绝的族群、自身无法进化的族群,都不能产生真正的文明。

  公共秩序,文明是一种全社会范围的公共秩序。在社会组织方面,人通过“家庭—宗族—国家”建立社会关系坐标。通过分工协作,建立起社会价值坐标。

  北斗居其所而众星拱之。华夏文明以天文定人文,以天道定人伦。

  华夏圣贤参照运行有常的天地法则制定人人都要遵守的社会运行规则,社会管理与分配机制,形成伦理道德,进而演化出法律与制度。

  由于华夏文明从一开始就是技术驱动的社会化协作生产,观象测影养蚕缫丝织布农耕,必然产生社会范围内的分工协作。商业也是社会化分工协作的产物与形式。

  人口的密度,技术的密度与社会交流的密度,产生了信息革命,信息革命进一步促进了社会协作与技术的发展。

  为了实现社会效益与发展效益的最大化,华夏文明发展出了选贤任能的社会治理制度,与圣人治国的传统。“贤”是社会效益最大化,“能”是发展效益最大化。

  文明秩序是全社会范围内的公共秩序,而非服务于个人私欲、门阀、利益集团,它们是公共秩序的破坏者,是造成历史周期律的根本原因。

  新中国用社会制度与文化革命两个方面来解决问题。用公有制基础解决私人资本与利益集团社会财富兼并问题,用文化革命来引导全社会消弥私欲,服务公共秩序,同于大道。

  这也是华夏先贤的描述的理想社会,大道之行,天下为公。

  非洲万年不变的原始部落,近代之前的欧洲的蒙昧落后,之后的残暴掠夺,根本原因就是一直未能建立起服务于人的,可持续发展的,公共秩序。

  真正的文明,就是引导社会所有人都自觉地服从、服务于公共秩序。

  教员用最深入人心的方式来定义文明:为人民服务。

  我们能从陈祥榕烈士的遗照中看到雷锋的影子,他们的目光都是那样的清澈而温暖,正是这样的目光,让我们如沐春风,意识到自己身处人间。

  从这目光中可以看出,他们该是多么热爱他们的家与国,滋养他们精神与气质的,一定是融于生活的,现实的文明,而让他们勇于牺牲自我,奋不顾身守护的,是他们热爱的国家与人民,是养育他们的伟大文明。

  为了传承这样清澈而温暖的目光,我们需要复兴我们的文化,需要在无数个体的觉醒的过程中全面清理西方文化宗教、技术宗教、商业宗教的饲喂、驯化与荼毒。

  文明真正的传承不在别处,她在华夏。

  只有成为被文明武装的自己,才能不变成别人的羊群、狗,或者奴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GMT+8, 2022-6-28 13:52 , Processed in 0.046245 second(s), 2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