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谈谈汉语的缺点(转)

已有 136 次阅读2019-5-25 10:24

转一篇文章,比较详细的回答一些常见的英语、汉语比较的问题。也谈到了英语和汉语构词法的比较,这是和常见的短路思维不同的有见解的观点。英语里有一句话是很有深度的,就是For every human problem, there is a simple solution, and it is wrong. 中国人的思维往往就错在喜欢简单的、肤浅的、庸俗(美其名有文化、爱国等)说法,听不进正确的、比较复杂的、科学的观点。
---
谈谈汉语的缺点——驳严永欣《关于汉字的探讨》

我不同意严永欣文章《关于汉字的探讨》里大部分的内容。觉得有必有对他文章进行全面的分析和批驳。

一、 汉语难学
对“汉语是否真的难学?”这个问题,严文的回答是不难学。我说:太难学了。 这是显然的。每个汉字都要写一百遍。写完了一百遍还不一定能记住。耗时,费力是有目共睹的。
学英语的孩子比学汉语的孩子就幸运多了。只要掌握了 phonics,看到新词只管读。口语中已知道的词,无师自通。不会写的词,猜也能猜出个八九十来。就是学习不用功的孩子,只要敢写,可以写任何他想写的东西。即使包括了许多拼错的词,读的人也能把他的意思猜个八九不离十。
汉语就不行了。汉语看到不认识的字,常常就不会读。不会写一个字的时候,除了问人,翻字典,就只有写别字了。如果别字也不会写,那就没办法了。
严文说中国学生到了中学之后,词汇量获得巨大的扩张可以是毫不费力的事情。相反地,美国学生的词汇量扩张却要费很多精力。严文举了下面的例子:
    中文     英文
     牛     cattle
    公牛     ox,bull
    母牛     cow
    小牛     calf
    牛肉     beef
   小牛肉     veal
美国学生需要学习 cattle, ox, bull, cow, calf, beef, veal 七个不同的单词,而中国学生学习对应的七个汉语词则毫不费力。的确是这样。但是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其实英语里有许多有规律的词根,词尾,也有许多复合词。这些也给学英语的学生扩展词汇提供了方便。所以用复合词扩展词汇并不是汉语独有的优势。谁能说学习英语词 psychology 比汉语词“心理学”要困难?

讲英语的人在中学之后的确要付出了较多的时间来扩展词汇。与讲汉语的人比,讲英语的人付出了更多地时间,同时也获得了更丰富和更精确的知识,并学到了更方便于交流的词汇。虽然讲汉语的学生学习“书写形式”这个词不费什么时间,但是你认为讲英语的学生学习 script 这个词所花的时间是浪费吗?我认为学会 script 这个新词对一个人对语言学的了解有巨大的帮助。

汉语里造“书写形式”这样的词实在是出于无奈。但是有的人却认为使用“书写形式”这样的词是优势!

英语里的许多词,比如,liberty,character(比如 He has character),empathy,等等在汉语里根本没有对应的词。这些词给讲英语的人提供了更多的学习机会。讲汉语的人连学习这些词的机会都没有,严永欣居然认为这是汉语的优点。

英语和汉语的最大差别在于英语有相当好的造词功能。比如biostatistics, blog,这样的新词一批一批地被加进来。汉语的造词功能很差。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在谈科学技术问题的时候,常常使用英语词汇的原因。其实当中国人谈人文科学或艺术,比如经济,政治,文学创作这样的话题时,也会有同样的感觉。

二、缺乏扩充能力是汉语的致命弱点

有人举了胸骨(sternum)这个词作为例子。认为胸骨容易记也容易理解,sternum 则很难记住。一个显然的问题是:为什么英语里没有 chestbone 这个复合词?或者说,为什么讲英语的人放着 chestbone 这个复合词不用,而用 sternum 呢?

我觉得有几个原因。第一,词的精确性。胸部有很多骨头。胸骨这个词实际上很误导。没有学过人体解剖学的人读了“胸骨”这个词,仍然不会知道“胸骨”是哪一块骨头。第二,词在交流中的方便性。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要写一篇文章。其中你要用英文写这样的句子:“某某病症在胸骨表面,胸骨骨质,胸骨端头都会有迹象”,是用 “chestbone” 三次方便呢,还是用 sternum 三次方便?

诚如严文所说的,象“胸骨”,“小牛”这样的词就象是微积分里函数的“第一近似”。问题是世界上新的知识,新的事情,新的问题曾出不穷的出现。而汉语里造新字已经不可能。所以汉语扩充的唯一出路是复合词,是“第一近似”。和英语比起来,汉语的扩充有先天的不足。弗洛伊德在研究心理学时发明了 id, ego, libido 这些词。这在汉语里是不可能的事情。

汉语里有太多名词是以“第一近似”方法产生的,于是也有太多名词的概念是糊里糊涂的。

下面是膝盖的解剖图:

英语里各个部位的名称中既有复合词,也有专门的单词。如果用汉语翻译的话,怎么办?英语里专门的单词就已经都翻成了汉语里的复合词了。英语里的复合词,就只能翻译成多层次的汉语复合词了。当复合词太啰嗦的时候,讲英语的人可以造一个新词来简化语言。讲汉语的人则没有这个选择。这就是汉语最致命的先天缺陷。
所以增加比如 sternum 这样的名词代表了西方人对复杂事物的简化和概念上的提升。这比“胸骨”这种凑合事的名词要高明了许多倍。这说明了语言的扩充性是非常重要的。

在人文学科里,这个情况一样的存在。维基百科里,幽默可以按风格或deliver 的技巧被分成很多类型。下面是一个不完全的 list :
Enthymeme Syllepsis (zeugma) Hyperbole Understatement Oxymoron Pun Adages Irony Sarcasm Non-sequitur Droll Obscenity Parody Satire Ridicule Slapstick Absurdity

从这个 list 你看到了什么?从这个 list 我看到了三件事情:第一,中国人的娱乐和人文科学一样落后。第二,汉语没有英语丰富,也没有英语精确。第三,与其翻译英语不如直接引用英语。

其实我上面说的第二条并不完全正确。在表述诸如“忠,孝,节,义”,“三纲五常”这些观念的时候,汉语有无与伦比的简洁和效率。问题是汉语在表述其他任何领域的思想或观念的时候,都无能为力。

拼音文字都是口语的纪录。因此有很好的扩充性。不灵活,没有好的扩充方法,是汉字带给汉语的最致命的弱点。

三、正词法和空格的重要性
严文里有这样一段:“你说“吃饭”、“看病”、“搬家”是动宾结构还是词?也正因为如此,对中文搞一刀切的“正词法”是有害的。”

英语里词与词之间都有空格。因此人们用电脑可以很方便地按词搜索英语文章。中文里词与词之间没有空格。这给读的人带来了语义含糊的问题。比如,句子“全国人大多数同意新《离婚法》”的意思就是含混的。这个例句里可以理解为“全国人大”“多数同意新《离婚法》”,也可以理解为“全国人”“大多数同意新《离婚法》”。如果汉语书写形式里有空格,那么上面的含混问题就不存在了。

所以空格是重要的。词法也是重要的。汉语书面形式里没有空格。要电脑对汉语文章进行自动分词是件很复杂的事情。现在还没有电脑能够做到汉语的自动分词。而且,即使电脑能够分词了,电脑分词也不会是百分之百正确的。因为电脑在给上面的例句分词时一定会失败。

严文说,我们不必分析“吃饭”是一个词,还是动宾结构。这是错的。
例一:你吃饭了吗?
例二:你要吃饭,还是要吃面?
在例一里,“吃饭”是一个词。在例二里,“吃饭”是两个词。如果汉语有空格的话,那么这两句当为:
例三:你 吃饭 了 吗?
例四:你 要 吃 饭,还是 要 吃 面?

对于加了空格的例三和例四两句,用电脑查“吃饭”,你会得到例三。用电脑查“吃 饭”,你会得到例四。
对于没有空格的例一和例二两句,永远也不可能有能够区别例一和例二的汉语搜索引擎。
所以今后汉语的书写形式里应该要求作者使用空格把词与词分开来。加入了空格之后,我们用电脑搜索汉语文章就变得和搜索英语文章一样方便了。

四、哪一个语言更优秀?

严文说:“中文不是理想拼意文字,英文不是理想拼音文字,世界上没有一个自然产生的文字接近理想文字。这不是偶然的。除了种种历史原因外,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所谓理想文字本来就不是最有效的文字。语言文字是一个多维问题,所谓理想文字,只是对两、三维作优化,整体并没有优化。在整体优化的状态下,没有任何一维是彻底优化了的。任何搞过多参量优化问题的人大概都知道这个道理。”
我认为严文的这一段完全是狡辩。下面是几个衡量语言好坏的最重要的参量:
1.易扩张。2.容易学习。3.表达能力强,丰富。4.精确。5.容易排序。6.容易检索。
在所有的六个参量上,拼音文字都比象形文字好。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重要的参量上,汉语是优化的。
严文说:“一个落后民族的文字永远是不方便的,不管是拼音的还是拼意的。”
我认为严文的这句话又错了。拼音文字比象形文字优越。这么显然的事情,还需要争议吗?拼音文字与象形文字孰优孰劣的问题和民族没有任何关系。

五、我们的思维活动是依赖语言进行的

我认为人的思维活动是依靠语言来进行的。
你是用汉语还是英语来思考?我认为这完全依赖个人的经历。在西方居住了很长时间的华人通常用汉语来思考一部分问题,用英语来思考另一部分问题。
如果你要把自己的想法和别人交流,或要发表你的想法,你必须用语言。显然,除了肢体语言之外,语言掌管了我们大脑中想法的输入和输出。
一个显然的问题是:人的思想是如何存在大脑里的?我们知道存储思想是需要一个编码系统的(encoding system)。否则的话,你能想象世界上千罗万象的东西是如何装进大脑的吗?我觉得一个人大脑的编码系统和他使用的语言是密切相关的。
我们的大脑有点像因特网,其中有许许多多的网页。除了文字以外,图像,声音,电影,等等都通过大脑的编码系统存储在我们的大脑里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图像是通过 bitmap 形式的编码还是通过 vector 形式的编码存在大脑里的?还是两者兼有? 另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当一个人学会了二次曲线之后,他是否会把大脑里所有的用 vector 形式编码的图像都 enhance 一下? 我觉得答案是肯定的。

六、用石器时代的工具怎么能做出电脑时代的活?

钱玄同在1918年便说:“中国文字,论其字形,则非拼音,而为象形文字的末流,不便于识,不便于写;论其字意,则意义含糊,文法极不精密;论其在今日学问上之应用,则新理、新事、新物之名词,一无所有;论其过去之历史,则千分之九百九十九为记载孔门学说及道教妖言之记号。”
89年过去了。我看钱玄同说的一点都不错。
文字表达了我们的思维。文字还是我们思维的工具。工具就有很多问题,怎么可能做出像样的活来?抱着一套石器时代的工具,怎么能做出电脑时代的活?

七、结语

语言是人类用声音交流的工具。所有语言都是从口语开始的。文字都是在语言产生了几千年,上万年之后才产生的。拼音文字是基于发音的,是正道。象形文字与发音脱节,是歧路。拼音文字可以很容易地发展新词,很容易地引进别的语言创造的新词。由于汉字的约束,汉语里产生新词或引进外来词比西方语言要难很多。这是汉字和汉语的致命缺点。

汉语词汇的数量和质量都有很多问题。比如 liberty 在汉语里就没有一个忠实原意的词。中国人追求民主一百多年了,大部分人仍不得要领。我认为这和汉语的缺点有很大关系。

有人以许多外国人能流利地说汉语作为汉语好学的例子。这真是滑稽到了顶点。因为他的例子只说明了汉语基本上只是一个满足日常生活交流需要的语言。汉语里并没有多少高深的东西。在今天用汉语是不可能做任何领域的研究的。

世界上所有古文明的第一代文字都是象形的。但是把象形文字一直用到今天的只有中国人。


路过

雷人

握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GMT+8, 2020-4-9 18:44 , Processed in 0.060540 second(s), 19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