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34|回复: 5

“资本控制”今犹在,不见当年马列毛

[复制链接]

2559

主题

712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7478
 楼主| 发表于 2022-7-3 13:5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资本控制”今犹在,不见当年马列毛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来源:clqn2022微信号  发布时间:2022-07-02 13:06:22








前一个《财经》,后一个《财新》。



名字只一字之差,下场洗地的姿势更是一样(无非是拉大旗作虎皮),一个“社评”一个“社论”,连文章开头四个字都差不多……



网友提出问题:《财新》来这么一下,为什么丝毫不让人意外?



因为,资本控制,包括资本控制思想、舆论,在我们社会已经见怪不怪!









一个事实判断:所谓“资本控制舆论”,不(只)是过去式,也不是未来式,而是现在进行时。须知对已经出现的东西,不能用“防止”,也不能用“警惕”……



问题只是:已经被消灭过的、二次登场的阶级,这回,又该怎样收场?










反思一个问题:共产党人是节制资本,还是消灭资本?



节制资本是孙中山,消灭资本才是马克思。



什么叫“资本”?



资本,是能够带来剩余价值的生产资料和货币。



具体讲,资本就是资本家占有、并用作剥削手段的生产资料和货币。



“剩余价值”又从哪里来?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告诉我们:雇佣工人的剩余劳动,是剩余价值的唯一源泉。







任何一个资本家,在开始他的剥削活动时,都必须掌握一定数量的货币,用来从市场上购买生产资料、招雇工人。因此,资本最初总是表现为一定数量的货币。



但是,货币本身并不就是资本。



一般的生产资料,也不能叫做“资本”。



生产资料等,只有当它们被用作剥削雇佣工人的手段时,才成为资本!



资本可以消灭,生产资料不可消灭。



共产主义革命,就是要消灭资本,使生产资料从资本家手里解放出来,使生产资料不再是资本家用于剥削雇佣工人的资本。



诚然,一定历史阶段,特别是在经济文化原本落后的国家搞社会主义,免不了还要跟部分资本家合作,利用资本——要害在于,敢不敢旗帜鲜明宣示消灭资本的目标?对资产阶级以及商品经济,是放任不管由其泛滥,还是限制加逐步改造、消灭?



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暂时地特殊地利用资本,和它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漫无限制包罗一切地扩展、控制社会舆论控制国家政权控制普罗大众的生活——这两者,有天壤之别。



千万不要自作多情。









商品经济与市场经济又不同。



它们有重要的联系,但是两个事物。



商品经济是自然经济的对立物,是商品生产、交换、出售等的总和。



从起源看,商品经济比市场经济老很多。



早在原始社会野蛮时期的高级阶段,第二次社会大分工,即手工业从农业中分离并进一步扩大时,出现了直接以交换为目的的商品生产,商品交换由偶然性发展为经常性(在便于货物集散和商品交换的地方,出现固定的交易场所——集市),产生了商品经济;到原始社会瓦解、奴隶制社会形成,第三次社会大分工首先在商品交换最为发达的地区出现,产生了商品经济的重要媒介——商人,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






市场经济是商品经济发展的高级形式。



在前资本主义时代,商品经济只是在自然经济的缝隙中生长的;到了资本主义社会,商品经济才完全取代自然经济,成为普遍的经济形式。



随着商品经济的不断发展,商品之间的交换主要由市场调配时,这种社会化自由市场进行资源调配的商品经济就是市场经济。它是建立在社会化大生产基础上的商品经济;对价值、剩余价值的追求,是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的目的;有发达的市场体系……等等。







应当从理论上区分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



要看到它们的联系,但同时也不能把它们混为一谈。







中国人很早就懂得做生意。



商朝为什么叫“商”朝?宋明不是都有商品经济的繁荣吗?明清还有资本主义萌芽,但没有进入资本主义。



进入资本主义,和资本主义萌芽又是两码事。



中国进入封建社会比西方早,中国封建主义高度发展,但是进入资本主义比西方困难得多,严格说来在近代没有真正进入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萌芽发展缓慢,商品经济不能发展为市场经济,本国无产阶级先于民族资本家出现,民族资本家的软弱性——诸如此类都是近代中国社会的特殊性,决定了在近代要像欧美那样,由一个强大的本国资产阶级,领导实现资本主义的长期、稳定发展,几无可能。



出路在哪里?



在于无产阶级(通过其先锋队,即共产党)领导的、以最广大的农民阶级为主要同盟军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大革命,就是我们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既是民族革命(反帝),又是阶级革命(反封建、反官僚资本);本质上还是阶级革命,因为帝国主义本质上就是资产阶级。







一般而言如何如何,不等于具体如何如何发展。普遍性以特殊性为前提。



比如讲从封建主义到资本主义,是不是封建主义早发展、高度发达,就能更快进入资本主义?近代中、西方社会历史发展走过的不同道路,推翻了这一点。中国封建历史很久,但进入资本主义很困难,只是有一点资本主义。有一点,和完全没有,也不同——完全没有,改造谁呢?



俄国十月革命,打破了历史发展的“常规”,说明只有不多的资本主义,在有马克思主义指导、有布尔什维克、有帝国主义战争等等条件下,可以进入社会主义,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搞经济文化发展。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再次打破“常规”,证明十月革命的道路带有国际意义。社会主义先后在两个非西方的大国落地,具有开创人类新纪元的世界历史意义,也开辟了马克思主义新境界,“马列毛主义”正式形成。










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既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胜利,又标志着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开始。



不要忘记:过渡时期,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开始的。



社会主义在原则上消灭市场经济,可以保留商品经济;特别是在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基础上,非经过一个保留、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阶段不可,苏联、中国都是如此。



这已经不是什么“新话”,而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斯大林、毛泽东早已解决了的问题。



斯大林1952年在《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毛泽东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读《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和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的批注和谈话,都批驳了过早要求消灭商品经济的一类“可怜的马克思主义者”



但,斯大林同时强调:在苏联,商品生产没有像在资本主义条件下那样漫无限制和包罗一切地扩展着。毛泽东肯定这个意见,认为要限制商品生产的消极作用,指出我们发展商品生产,不是为了利润,而是为了满足社会需要,为了五亿农民,为了巩固工农联盟,为了引导五亿农民从集体所有制过渡到全民所有制,在这方面商品生产还是一个有利的工具。







是工具,而不是价值。



所以,不把商品生产、商品经济当做什么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来崇拜。



这,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与那些“拜商品教”“拜市场教”教徒的根本区别。



毛主席所说的“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同私有制基础上、基本由市场自发调节的资本主义商品经济,有着本质的不同。在总体上自觉落实有计划、按比例地发展国民经济这一制度安排,是社会主义的基础制度设施,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体现,也是社会主义经济的一个基本特征。对苏联那种集中过多、统得过死的计划体制,毫无疑义要进行改革,这是毛泽东同志早已主张的;但这个改革,不是要根本否定计划,不是要把计划经济妖魔化,不是要把计划丢得一点都不剩。在实行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国家,如果一昧削弱乃至全盘否定计划经济、完全推行市场经济,必将导致经济生活和整个社会生活的混乱。










自己生产自己需要的东西、自给自足,这是自然经济;用自己所生产的劳动产品同别人所生产的、不同的劳动产品进行交换,取得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这是商品经济,商品经济在资本主义时代发展成为市场经济;不是自给自足,取得自己需要的东西也不是通过交换,而是通过社会中心机构集中的、统一的分配,这是产品经济,与共产主义时代相适应。



共产党人长远目标,是以产品经济代替商品经济,这是根本不可动摇的,动摇了就势必出修正”;也是用不着讳言的,“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不但不隐瞒,还应该向群众做理论上的广泛的解释说服工作,坚决反击资本走狗舆论在这个问题上的歪曲、攻击。



看来,要反对过早主张消灭商品经济的可怜的马克思主义者”,也要反对根本回避消灭商品经济目标的虚伪的马克思主义者”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来源: clqn202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59

主题

712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7478
 楼主| 发表于 2022-7-4 23: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毛主席所说的“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同私有制基础上、基本由市场自发调节的资本主义商品经济,有着本质的不同。在总体上自觉落实有计划、按比例地发展国民经济这一制度安排,是社会主义的基础制度设施,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体现,也是社会主义经济的一个基本特征。对苏联那种集中过多、统得过死的计划体制,毫无疑义要进行改革,这是毛泽东同志早已主张的;但这个改革,不是要根本否定计划,不是要把计划经济妖魔化,不是要把计划丢得一点都不剩。在实行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国家,如果一昧削弱乃至全盘否定计划经济、完全推行市场经济,必将导致经济生活和整个社会生活的混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59

主题

712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7478
 楼主| 发表于 2022-7-6 10: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田 | 掠夺性积累体制与人口再生产条件问题:关于市场工资率与饥饿地租的粗略辨析



2022-07-06 09:38:5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老田





  一


  如果劳动力的市场工资率,低于生命再生产成本,这个差额就叫做“饥饿地租”,以前,把这个归结为封建剥削范畴。与这个部分成本节约相关的利润积累,是以损害劳动者生命再生产条件为前提的,这样的积累条件和体制,依据马克思的看法,就称为掠夺性积累。

  恰亚诺夫在讨论佃农与地主关系时发现:如果耕地稀缺,佃农彼此之间竞争就会过于激烈,相应地会推高地租,以至于会有佃农“主动地”向地主让度一部分自己与家人的口粮份额,基于过度竞争而提高的地租会形成一个均衡数字——远高于土地产出的利润率,其中高于佃农及其家人生命再生产需要的那部分地租额,就命名为“饥饿地租”。

  饥饿地租往往会出现在人地关系极度紧张,劳动力相对土地价格过低的环境中间,旧时代中国的农村状况,就是“饥饿地租”的普遍化。此时,劳动力价格过低,而土地和工具价格过高,以至于在农业生产过程中间,会逆向淘汰传统耕畜和新工具使用,不仅劳均工具水平和生产率会下降,还会带来农业生产力水平的整体下滑,这个趋势称之为内卷化,这当然属于那种生产关系显著不利于生产力发展的状况。


  二

  工资低于劳动力创造的价值,那个是剥削的秘密所在,但并不意味着一定会低于生命再生产成本;中特的一般积累状况,是低于劳动力再生产成本,这个叫做掠夺性积累,其差额依据恰亚诺夫的界定就是“饥饿地租”。

  潘毅教授区分了生活工资(足以补偿劳动力再生产成本)和生存工资,后者仅限于劳动者自身的体能再生产,不足以养家糊口——这个才是劳动力再生产成本水平。因为生存工资的普遍化,就带来了农民工使用的普遍化——他们只能够回老家去低成本完成生命再生产。此种用工状况,也有人称为“半无产化”——还被视为外围国家劳动用工的一般境况,沃勒斯坦就认为:只有在中心国家,才实现了较高比例的无产化。

  在富士康公司中间,工人如果按照五天八小时上班,那他无条件地只能够拿当地政府规定的最低月工资,这样,工人就养不活自己了,不得不“自愿地”大量加班。在富士康“十三跳”之后,受到舆论的巨大压力,该公司也仅仅把工人的底薪,提高到略高于政府最低月工资水平之上50元。依据专门关注劳工问题某NGO组织的小范围调查:这样的工资支付状况,在珠三角是普遍的,而工人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大量加班,平均而言,每个工人需要月加班80-120小时之后——相当于工人平均需要打1.5份工左右,才能够把月收入提高到3000-3500元左右,这才能够养活自己和在老家的家人。


  三

  而且,由于对劳动者的过度压榨,制造业的资本积累过程,依次出现了过度积累与过度投资——产能过度膨胀与产品实现困难——在宏观经济结构中间出现非生产性工人比例上升和三产膨胀——制造业补偿水平下降和产品实现环节补偿水平上升,然后,就是整体的制造业“价值链地位”的下降和贬值。与此相关的三产膨胀和地产金融崛起,显著侵蚀了制造业利润份额,改变了国民收入的分配结构,并同时拉高了城市生存成本,由此对劳动者带来更为显著的“拉力下降”和“推力上升”。最后,连仅仅给劳动者发放一份生存工资,也会极大地挤压了制造业资本的积累空间,其苟且方式是逼迫劳动者以损害自身健康为条件的过度加班。

  长期过劳不仅会损害劳动者的健康状况,还会降低其在劳动过程中间的敏锐性和专注度,会影响到产品质量与劳动安全问题,带来事故和工伤高发,而对于工伤认定方面设置制度性或者政策性的障碍,就成为一种把损失局限于劳动者自身的制度创新,避免给资本积累成本带来不利影响,相应地,在结合招商引资的热情之后,各地政府也会在保护非法利润积累空间方面进行各种创造性革新。这样一来,资本积累过程的内部矛盾,就会适时地转化为官民矛盾,过度积累带来的阶级对立,会转化为政权的合法性损失。

  在劳动力过劳的前提下,固化在产品中间的价值实现困难,除了会促成非生产性工人比例上升这一结构性变化之外,还会累积成为一个空前的“剩余吸收难题”,由此,显著地促成经济结构的长期畸形——为出口而生产以及为投资而生产,而长期的净出口、政府工程的野蛮扩张以及房地产的非理性泡沫,这三者都算是“剩余吸收难题”的短期治疗药方。这三个方面吸收的经济剩余越多,又会反过来促成生活成本的显著上升,名义上的货币工资不得不随之上涨。

  诡异的是,对劳动者压榨越是严重,由此带来的经济结构畸形和剩余吸收难题,就越是难以解决,这反而在主流学界和意识形态经营领域中间,越是累积起反对改进劳动者状况的力量与能量,近乎一边倒地想要继续加大榨取劳动者的制度压力,去为所有的积累难题开辟新的空间,结果,就使得第一次分配领域的任何改进都成为不可能。


  四

  在国内,农民工一般接受生存工资,同时也理性地选择在故乡完成低成本生命再生产。而具有大学毕业文凭的劳动者,往往倾向于自主斩断与故乡的生命再生产联系,这样一来,就需要在城市和工作地购买高价住房,预备完整家庭生活所需要的空间条件,这就需要自己背负实现“无产化”的高成本——成为“房奴”去背负高房价背后的种种“间接税”税负,结果,在小资白领阶层中间带来严重的“相对贫困化”蔓延。

  相比较而言,农民工选择一个苟且方式,去与饥饿地租妥协——按照这个特定工资率标准,去选择廉价的生命再生产模式,即便如此,目前工厂普工(比例高达百分之八九十)也需要为此大量加班,以接近于打1.5份工的过度劳动,才能够挣到低成本的生命再生产成本;而大学生则不愿意妥协,选择一个人硬扛饥饿地租带来的巨大影响,实际上,大多数人是很难扛得住的——这就被动地卷入了相对贫困化陷阱。




  饥饿地租的实际影响,以及由此带来的相对贫困化蔓延,会显著地影响人口再生产的条件和状况。目前,国内大城市已经出现显著的婚育意愿低落,整体的生育率快速走低,就是人口再生产受制于饥饿地租影响的结果。近年,日本的生育率开始成为东亚第一,这不是因为日本国内境况改善和生育率提高了,而是韩国和中国的生育率快速下降到日本水平之下,同时日本自身则维持不变,结果,水落石出地,日本的生育率水平成了东亚最高。




  看来,资本主义在经历过1980年代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之后,如同许多左翼学者所言——是越来越接近于19世纪原始积累的状况了,由此,也相应地在全世界制造出人口再生产难题,依据图上的数字,各大洲的主要国家的生育率数字,都显著低于人口更替水平,印度也同样如此。




  目前看来,欧洲、亚洲、南北美洲的生育率,均显著低于更替水平。只有非洲和太平洋的岛国,其人口再生产依然处在资本主义逻辑的控制之外,所以,其总和生育率还高于更替水平。

  二〇二二年七月五日


  【文/老田,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59

主题

712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7478
 楼主| 发表于 2022-7-8 00: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资本主义在经历过1980年代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之后,如同许多左翼学者所言——是越来越接近于19世纪原始积累的状况了,由此,也相应地在全世界制造出人口再生产难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59

主题

712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7478
 楼主| 发表于 2022-7-8 14: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资本主义在经历过1980年代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之后,如同许多左翼学者所言——是越来越接近于19世纪原始积累的状况了,由此,也相应地在全世界制造出人口再生产难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59

主题

712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7478
 楼主| 发表于 2022-7-8 21:56:1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资本主义在经历过1980年代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之后,如同许多左翼学者所言——是越来越接近于19世纪原始积累的状况了,由此,也相应地在全世界制造出人口再生产难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GMT+8, 2022-12-9 23:31 , Processed in 0.058012 second(s), 3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